您的位置:必学课 >> 百宝箱 >> 散文 >> 名家散文 >> 正文

罗 米 欧 与 朱 丽 叶

作者:徐志摩 栏目: 名家散文

罗 米 欧 与 朱 丽 叶


啊,轻些!什么光在那边窗前透亮?
那是东方,朱丽叶是东方的太阳。
升起来呀,美丽的太阳,快来盖倒
那有忌心的月,她因为你,她的侍女,
远比她美,已然忧愁得满面苍白:
再别做她的侍女,既然她的心眼不大;
她的处女的衣裳都是绿阴阴的病态,
除了唱丑角的再没有人穿;快脱了去
那是我的小姐,啊,那是我的恋爱!
啊,但愿她自己承认她已是我的!
她开口了,可又没有话:那是怎么的;
她的眼在做文章;让我来答复她。
可不要太莽撞了,她不是向我说话:
全天上最明艳的一双星,为了有事
请求她的媚眼去升登她们的星座,
替代她们在太空照耀,直到她们回来
果然她们两下里交换了地位便怎样?
那双星光就敌不住她的颊上的明霞,
如同灯光在白天里羞缩;同时她的眼
在天上就会在虚空中放出异样清光,
亮得鸟雀们开始歌唱,只当不是黑夜。
看,她怎样把她的香腮托在她的手上!
啊我只想做她那只手上的一只手套,
那我就得满揠她的香腮!


啊呀!


她说话了;
啊,再说呀,光艳的安琪,因为你是灵光
一脉,正好临照在我头上,这夜望着你
正如人间的凡夫翻白着讶异的肉眼,
在惊喜中瞻仰天上翅羽生动的使者,
看他偎傍倦飞的行云,在海空里振翻。
朱啊罗米欧,罗米欧!为什么你是罗米欧?
你怎不否认你的生父,放弃你的姓名?
再不然,你如果不愿,只要你起誓爱我,
真心的爱我,那我立时就不是高家人。


我还是往下听,还是就在这时候接口?


说来我的仇敌还不就只是你那门第,
你还是你自己,就说不是一个孟泰谷.
什么是孟泰谷?那既不是手,也不是脚,
不是臂膀,不是脸,不是一个人身上的
任何一部分。啊,你何妨另姓了一个姓!
一个名字有什么道理?我们叫作玫瑰
那东西如果别样称呼那香还是一样,
罗米欧即使不叫罗米欧也能一样的,
保留他那可爱的完美,那是天给他的
不是他的门第。罗米欧,不要你的姓吧,
只要你舍得放弃那满不关你事的姓,
你就有整个的我。


那我准照你话办:
只要你叫我一声爱;我就再世投生,
从此起我再不是罗米欧的了。


你是个什么人胆敢藏躲在黑夜里,
这样胡乱的对我说话?


我有我的名姓;
但我不知道怎\0

Tags:罗 米 欧 与 朱 丽 叶,徐志摩

关于本站网站声明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必学课 苏ICP备120031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