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百宝箱 >> 散文 >> 情感散文 >> 正文

饺子情

作者:佚名 栏目: 情感散文

一年前,我是一个挑食的小男孩。是家里的独子,爸妈对我好,养成了任性的习惯。我吃饺子从来都是韭菜的,韭菜肉的和肉的。其他的,宁可饿着也不会看一眼。我也知道,爸妈不会让我饿着。家里种着韭菜,可以随时割来给我包饺子,即便是冬天,知道我要回家了,也会早早的准备好。不光是饺子,各种韭菜做得食物我都喜爱。韭菜的味道不好,没有多少人喜欢,爸妈也不例外。逢年过节的或者我回家时妈妈包的饺子就是两种的,白菜的和韭菜的。20多年了,一直是这样。

我和爸爸笨,不会做饭。包饺子自然是母亲的事情。她不馅麻烦,单独给我包了来吃。我不喜欢吃饺子,食量又小。所以母亲都是包20个饺子,我还吃不完。过年了,起床早,不想吃饭,母亲却早就端上了,哄着我吃饭。母亲的话很简单,每年都是说,不吃饺子长不大。我基本上都没有吃,或者只吃一个应付母亲的哄骗,我还是长大了,长到20多岁。20多岁的大男孩,还是挑食,还是不吃饭,还需要母亲的哄。确实真的没有长大。

也许母亲不走,我要吃一辈子的韭菜饺子。有她的呵护,我不会经受风雨的洗礼,也是永远长不大。上帝毕竟是清醒的,它不要我这个小男孩永远小男孩下去。它知道,我不会回报,就让我长大,于是收回了母亲。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有时候跑到饭店里特意要上韭菜的饺子,吃起来,却部香甜,咸咸的,那嫩绿中总掺杂了浑浊的泪水。没有人知道,我只吃韭菜的饺子,我也部渴望再由更爱我的人。我学会了承受,开始尝试其他的味道。酸甜苦辣,人间的一切味道都需要品尝,才能长大。我在哭泣中慢慢尝试。

现在还喜欢韭菜的饺子,只不过,其他的我都吃了,不再如以前一样,吃到别的就会吐出来。我已经没有撒娇的权利,别人也没有必要容忍我的任性和挑食,况且我已经长大。有时候想想,自己最爱的父亲,永远都疼爱这个小孩。可是男人毕竟是男人,他不会有女人的细心,永远是拼命地赚钱,希望我能过上好日子,细节上是不能领悟到的。其实我已长大,应该为他着想,只不过在刚没有母亲的日子里,我想得到安慰,想要一个肩膀抱着哭泣,父亲给予不了。母亲是母亲,没有能够代替她。

我并不是怨恨父亲,他们的爱不一样,况且父亲是同我一样愚笨的人。或许他已经想到了好多事情,只是爱莫能助。我要离开家去青岛市,终于忍不住了,要吃韭菜的饺子。父亲为难。我也看出来了,最终怏怏地睡觉了。不曾想到的是第二天,饺子做好了。父亲叫我起床。我看到饺子,差点哭起来。从不做饭的父亲,端上了20个饺子。饺子是父亲一个个做得,不会做饺子皮,是用茶碗扣的。我终于哭出来。父亲以为我想母亲,便安慰,用笨拙的语言,安慰一个被感动的小孩。饺子一点也不好吃,我强忍着把20个全吃完了。我也记住了父亲那张看着我吃屎的满足的笑脸。

2月的最后一天,那是我吃得最难忘的饺子。十九天前,我还埋怨母亲做得饺子没有搁盐。正月初五,是我吃得母亲最后一顿。她没有搁盐,我很生气。没有吃饺子,也没有吃饭,母亲很无奈的望着我。她说,我以后什么闲事也不管了。她离开这个世界前的一个星期里总是在重复这句话,还要我们学着做饭,总之说很多话。我没有在意,依然我行我素,任性的做着她的儿子。那顿我没有吃的饺子也许存留在了母亲最后的记忆中,她在走之前会不会想到她的这个儿子以后没人给他包韭菜的饺子会怎样呢?母亲是走了,我也不能想到这顿最后的饺子没有吃,19天后的那天,我吃了父亲做得饺子离开了母亲,去了青岛。

曾经一个梦中,仁慈的上帝说,它不是残忍,是要母亲休息,是要我长大。我明白它的意思,却承受不了。我是一个脆弱的小孩,躲在温暖的巢穴里,在母亲的翅膀地下唱歌。突然的母亲的翅膀消失了,自己要抖动稚嫩的翅膀迎接风雨,这么突然的要我长大,我受不了。我变成一只受伤的小小鸟,躲在角落立偷偷地哭泣。

记得九月份,我独自徘徊在鸭绿江畔,望着灯火通明的异国彼岸,望着然然升空的孔明灯,我陷入了寂寞中。母亲就如那灯,走了,慢慢地飞上了天空。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儿,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回来,只能仰望。我回去时,跑遍了整个丹东城,却没有一个饭店卖韭菜饺子的。即便是有,他们也不会卖母亲包的。母亲的饺子是最漂亮的,那薄薄的皮儿,那可口的馅儿,那被一双粗糙的手捏造出来的花纹,世界上永远没有,也不可能再有,那是独一无二的,永远永远独一无二的。

Tags:饺子情

相关评论

  •  理智评论文明上网,拒绝恶意谩骂
  •  验证码  

关于本站网站声明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必学课 苏ICP备120031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