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百宝箱 >> 散文 >> 爱情散文 >> 正文

生活亡命徒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茜是一位漂亮的女孩,我有幸与她出生在同一条沟里。很小的时候我就对她有了朦胧的好感,那尾随其后的目光是我心底的渴望。只可惜她太小了,传过去的声音始终没有回音,只在空荡的田野上随风而逝。单向的目光是不会撞击出火花的,我幼小的心在一天天企盼。生活在慢慢长大,走进校园,新的开端,新的起点。

因为我在沟的最里头,所以上学经常迟到。每一次叫一声“报告”,听一声“进来”,我就推门而入,眼睛却斜向那点红,凭着感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才算静下心来听一会老师口中的新鲜事儿。她爸爸就是我们的唯一的老师,他每一次打断读书声应一声“进来”,迎来的总是一个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我。我自个儿猜测他对我不会有好感。为了她,我就经常寻找机会在他面前表现,以便将来不至于让他把我拒之门外。儿童的心是无知的,但我觉得自己好成熟,对待心上的姑娘是如此这般费尽心思,不知道她是否用幼小的心灵接受着眼前一个男孩的苦苦想求,我却始终没有勇气张开口。

记得有一次,我出乎意料地上了个早学,走进被风吹得吱吱咛咛的大铁门,校园里只有几只蹦来跳去的小鸟。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它们无忧无虑的眼神,我好自责自已小小年纪,却心事重重。这时,她来了,仍旧穿着那已打了补丁的小红衬。她看见我没有吭声,只是顺着墙根羞怯地走着。我忽然觉得自己就这么不被她有点丝毫的感觉,心里想着,手已经撑着地面站起来,向她走去。我想着既使有人看见我这狼狈相,也只会认为是不懂事的小孩闹着玩呢!我慢慢地向她靠近,她说她钥匙忘在教室里了,我终于又有了一次表现的机会。急迫地自告奋勇爬上了窗台,接着上身钻进窗户,却怎么也进不去了。原来窗框上的钉子钩住了衣服。我这时好像有无穷的劲儿无处使,为了男人的风度,毫不迟疑地猛一用力,“咔嚓”一声,后背破了个洞。取出了在我眼里被视为信物的钥匙,交给了她,好像我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将家里的钥匙交给了她,一脸的荣光焕发,她却毫无表示地转身跑了。我呆立了半天,看着衣服上的洞,我想刚才要是让她给我弄一下,好让她也主动向我靠近一点该多好呀!我为失去这次机会而一脸苦笑,直到这时我才想起今天放假了,我为自己的愚蠢自嘲。

我一直在自作多情地寻找着我俩之间的缘份:我家在沟的最里头,她家在最前头;我上学总是倒数第一,她总是第一;我是男的,她是女的;我属狗,她属猪,常说戍狗亥猪……一大串毫无理由的天然关系是我自我安慰的食粮。

生活的流水在缓缓流淌。她渐渐更具有少女的瑰丽,我也越长越高,男孩身上那种特有的味儿也不时的流露出来,这时我才发现她已经模糊感到一点什么。好不容易偶尔一次单独碰面,她总是将头扭向一边,装作没看见,这是最好的招呼,更有甚者是撒腿就跑。我也觉得自己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说出来,却总是张不开口,也总是不敢用正眼看她,也许这就是少男少女的羞怯心。以后的生活是在日思夜想中度过的,我们很少说话,既使有一次也早先鼓了足够的勇气,且把词句精简得像发电报。

94年秋风送爽,我们一同跨入了初中的大门,从此便将生活在一个崭新而陌生的天地里。刚到校报到,眼睛就同我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当我搬着登子向教室走去时,大约离门口还有一米多远,她忽地像从地下冒出来似的出现在我而前,我顿时无话可说,无招呼可打,只是不自然地低头笑了笑,完全一副下属对上司的恭敬相。她问我干啥,我说去教室,她便哈哈大笑起来,我莫名其妙,真不知我又出了什么丑,当我顺着她的指尖望去,天啊!我差点将头缩进脖子里,显赫赫的红纸黑字“XX班女生宿舍”,我脸一下子烫起来,不顾一切扭头就走。我真悔,恨眼睛为啥只看见“XX班”,我以为自小到大在她脑中的一切美好形象都被这次意外的“事故”冲垮了。这无疑是给我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十多年的辛辛苦苦毁于一旦,我怎么能不痛心疾首自感从此以后无脸见她,我真太太内向了,太太女孩子气了,只凭这一点,我就不算是一个合格的男孩。不知她是否在心底将它记着,将我在半空悬着,等着日后观察再下结论,还是已经抛到深渊,无所顾忌。

初中三年是痛苦的三年。我们虽然每次分班总是有缘走进同一个门口,但我们之间没有共同话题。我的心哪,像一辆超载货车在艰难地运行着。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缠绕一天的倩影只有在梦中成全,于是每天晚上我尽快回宿舍,尽快入睡,尽快开始做梦,但每次总是酣梦伴吾行时,起床钟毫不客气地刺激着大脑,不得不忍痛割梦。梦儿,晚上再见,我在心里与它告别,祈祷着重逢的时光。

走进九七,走进六月,马上就要中考了,我却是一塌糊涂,脑子里一片空白。果然名落孙山,她也如此,同是天涯沦落人,走到一起又何妨?虽然你我曾相识,但今更上一层楼。我们并肩走了回头路,进了复习班。接受去年的教训,我鼓励自己今年一定要好好干一场,争取明年登榜。但另一面美感油然而生。我们沟里只有我们两个初中生,想着回家一起,上学一道,该是多么富有诗情画意。曾有话说:和她走在一起,多长的路在你眼里都太短。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有过一两次的亲身体验,更是倍感有理。没想到的是不幸却一天天向我逼近。在一个晴朗的夏天的中午,她收到高中的通知书,悄无声息地走了,像断了线的风筝,一去不复返。一走就是一年。在这一年里,没有书信来往,我虽然常常伤感,但静心想来,何必如此苦恼。过分的苦恼只会使自己过早失去青春年华。于是乎,顺其自然,任其发展,希望她也如此。

又是一个六月,是黑是红,我还没有太大的把握,直到有一天我如愿以偿地收到了通知书,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便散了架似的斜躺在沙发上,像是闯过了死关的死囚又一次获得了新生,为自己的侥幸而不敢相信。

在那漫长的暑假里,我们的距离始终在十米之外,没有太近,似乎一年的时间已将我们彻底分解。今天我孤身来到稷师,从此便将生活在一个暂新陌生的天地里。初来乍到,一切都是新的,我不禁只顾于饱眼福了,看着面前一位位飘逸的少女,又勾起了我对过去的回忆。这里的女孩虽然比她漂亮的比比皆是,但有一位哲人说过:你喜欢的永远是最美的。我的确也是如此。

送走昨天,度于今天,展望明天。在恍惚中,我走过了秋冬。寒假中,我们有幸走进了一米方圆的小圈内,毕竟大多了,能够正确认识、对待对方了,不再躲避,不再羞怯。我奉上的第一句话便是:你在哪个班?我想她这时一定意味到了我在想什么,在向她表白什么。她回答我了,并且那么的自然、单纯。

此刻,我坐在日光灯下,正在给她写信:

朋友朋友茜:

提笔你好!近来学习好,心情好,生活好,身体好。

我想你一定过得不错吧!选择高中是很明智的,要抓住这次机会,勿怪我出言不恭,在我眼里,你是一位不错的女孩,信不信由你!

说实话,我第一次给你写信,也是第一次给女孩子写信,真有点手足无措,我心里想的没有写,也不敢写。

……

友:XXX

99年4月5日

末了,远方的girl,我好love你。

Tags:生活亡命徒

相关评论

  •  理智评论文明上网,拒绝恶意谩骂
  •  验证码  

关于本站网站声明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必学课 苏ICP备12003185号